海军驱逐舰在南海进行实战演练
来源:海军驱逐舰在南海进行实战演练发稿时间:2020-04-03 01:26:37


澎湃新闻:您的第二条建议:进行个案流行病学追踪调查,为有效切断传播途径提供依据;现在纽约每天新增数千人,再去追踪是不是太晚了?

杨功焕:纽约直到几天前,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,最近几天病例增加急剧,确实有点告急的意味。目前来看,纽约的情况弄不好病例数上10万是很有可能的。

杨功焕:目前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,这些药都只是在临床试验阶段。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在找药,想尽快研发疫苗。但是我们只能够听科学家按照严格临床实验结果来告诉我们,哪一种药有用。在此之前,我们只能靠公共卫生措施来阻止疫情的蔓延。

最后,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并举是韩国应对新冠疫情的又一值得称道之处。因为经历了MERS疫情初期的防范与应对不力而造成的扩散,此次新冠疫情发生之后,韩国舆论高呼防疫或检疫即使过度反应也要提前应对。但韩国政府并未采取极端措施。同时,韩国政府建议民众尽量不要出门,尤其不要聚集,保持距离等以最大限度降低病毒传播范围,但并未要求停工、停产,大部分国民的日常生活也并未受到太大限制。即使在大邱、庆北疫情大规模暴发、政府决定对其进行封锁时,其封锁也并不是以阻止人员流动为目的的全部封闭,而是出于防疫防控目的,尽可能减少与外部的往来流动。

澎湃新闻:针对您提出的第一条建议:关注关键人群,防止他们传染更多的人,具体是指?

周三早上,飞机从阿拉斯加起飞,降落在深圳。按照中方的要求,只能在机场停留3个小时。由于机内空间有限,最终只有120万张口罩被装运,剩下的由中国方面人员托管,等待下一趟运输。

马萨诸塞州长贝克(左)与乔纳森·克拉夫特(右)

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3000例 累计确诊163429例

在MERS疫情之后,韩国痛定思痛,大力改革公共卫生管理制度,而且针对MERS疫情时信息不透明问题颁布《公共卫生信息公开法规》。同时,以保健福祉部为首,各地、各医疗机构以及相关协会都纷纷发布“MERS白皮书”,总结MERS的应对教训。其中,保健福祉部的白皮书还制定了针对公民、医疗机构负责人与医生、保健福祉部与疾病管理本部、地方政府与议会、媒体等其它相关部门与机构等各个主体的传染病行动要领,以期提高个人认知以及社会共同认知,改变韩国社会普遍长期存在的“责任回避模式”。这些举措使韩国在此次应对新冠疫情时具有了迅速的反应能力。

美国早在2月份就宣布停飞中国航班。而面临外部输入性病例的压力,中国民航局3月26日晚发布了《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》,宣布国内每家航空公司任一国家的航线只保留一条,且每周不超过一班。